觚不觚

吃:虹蓝/燕芳/神盾、明侦和皮老师笔下的所有cp
产:河畔(越轨/何鬼)
【专注为冷cp扛旗一百年】

中间省略

*昨天晚上两小时不到的摸鱼,我写得很开心,希望你也能看得开心⊙ω⊙
*这是一个追到夫君反被c的故事;这是一个想看女装却自己穿了女装的故事⊙ω⊙

·中间省略·

自古说好事多磨,所以,在历经千辛万苦终于修得圆满的事成之日有些急躁,也是可以理解的人之常情。

潘粤明瞧着何炅层层叠叠的大红嫁裙下露出的一双并蒂莲刺金绣鞋,嘴角就无法抑制地上扬。

其实他俩成亲都穿男式礼服就行,只需做两件款式和纹样不同的,一样的喜气就好。

但何炅今天还是穿了新娘吉服,原由嘛――对外,只说是何先生愿为潘老师扮一回女红妆,众人一听都觉得,哎呀,他们二人果然是情笃志坚、伉俪情深、令人好生羡艳的一对夫妻……哦不对,夫夫。

不过嘛,真相其实是大婚前的一句戏言。

那天夜里,何先生半开玩笑地对潘老师说:“其实我们两个男的成亲,在仪式上较于寻常夫妻不免有些遗憾。”

潘老师:“哦?”

他心想,你都把我骗到手吃干抹净了、到头来又突然嫌弃我是个带把儿的了??

何先生接着说:“不如我们中的一人在仪式上穿新娘礼服好不好?”

“我在小时候还设想过将来穿嫁衣、盖红盖头的媳妇儿呢。”说这话时他拢了拢被子,玉似的脸浮着一层不自然的红晕,“谁成想半路遇上了你!算是把这辈子弯在你手里了!又没去别人家吃过喜酒……长这么大了,连半个新娘子也不曾见。”

“你在血气方刚的少年时,就没梦想过新娘子?”

“没。”潘老师答。这是实话。

他现在满脑子里都是何先生口中的“血气方刚”“想媳妇”。这是另一句没说出口的实话。

这么说何先生本不是个自小就好男风的?这没有错。

遇到他之后就生生变成个爱男人的了?嗯……这听上去像好话。

不过,这是不是说明他八字总算快写完那一捺的对象有停笔翻盘的一丝可能?

这可不行。

于是他后半夜用“温柔但有力”的实际行动,稳固了自家伴侣好男色的取向。

都不明白自己说错了哪句话的何先生就又“痛并快乐”了一回。

然后,他们用猜丁壳的方式决定了谁在大喜之日穿新娘服。

不出潘老师所料――是何先生。

这个简单的小游戏他从未赢过他。

至于为啥明知赢不了还同意选择这样的决策方式呢?何先生有话要说。

不,他没有。

……大概是当天晚上忙着“快乐”,第二天早上忙着“痛”了吧。

此刻,潘老师强压下翘起的嘴角,小幅度环视一屋子的亲朋好友,把目光重又投到对面的他身上。

虽然身量足够,但何先生不是那种体格雄壮的男人,现在就尤其显出优势来。

他骨架足能撑起繁复古雅的礼服,又不像一般男子扮女装那样突兀和怪异。

行动时,他莲步轻移,裙带飘飘,更显得腰身袅娜不盈一握,像阵风,化作万缕丝,柔柔地牵在潘老师心上。

主婚的老者在说祝词了,都是“珠联璧合”“白头永偕”之类的吉祥话。

潘老师本来不是能为繁琐冗长的仪式付出这么多精力的人。事实上他也从没想过,自己真的能找到一个知心可意的人,走到这一天。

所以现在,连场面话他也听着悦耳。

他和蒙着红盖头的何先生相对而立,各执一段红绸子的一端,仿佛牵着岁月、牵着两人前世今生的红线。

潘老师觉得这样很好,非常好。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那方红盖头,因为他迫切地想看看他的脸。

潘老师不禁想,这恐怕就是前人的智慧之处了――短暂地隔开,教你无法眼波流转、眉目传情,倒更让人爱慕增添、浮想联翩。

妙啊,他在心里笑叹。

看着对面敛袖静立的人,潘老师突然起了捉弄的顽心……他轻轻地拽了拽手中红绸,拽得中间的红绣球离自己近了几寸。

只见对面的人也往回拽了拽。

潘老师再拽。

然后,对面的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他不安分的手上轻轻打了一下。

噗,潘老师差点儿没憋住笑出来……闹了这一下,他好像更圆满了似的。

莫名其妙地,四肢百骸都溢满了幸福感。

他突然觉得,不想再等了。

与此同时,戴花镜的老主婚正慢悠悠地念出祝词的最后一句,沧桑醇厚的嗓音带着坚定的意味:

“将泳海枯石烂,指鸳侣而仙盟,谨定此约。”

“一拜天地――”年轻男人的声音无缝衔接,潘老师在众目睽睽之下,继续朗声说道:

“中间省略,

 送入洞房!”

随后,他在众人齐刷刷的注目礼下,拦腰抱起了他的“新娘”。

他们不需要再等待。

共同经历了那么多风风雨雨之后、跨过了那么多旁人无法想象的艰辛曲折之后,才终于站到对方身边。

省略一切不相关,此后都是两个人的阳光大道,都是圆满。

by17

(微博@十七岁潘可爱

老文单发·没有新粮不要看了~

  九月授衣【岄×燑】

by17(微博@十七岁潘可爱)

南湾市阳光福利中心,夏秋之交。

岄将长腿搭在梯子上,一手垫头,背朝墙歪在下铺,一副“我不拗造型而造型自成”的屌样。

“我给你留了粥和烧麦,吃点吗?”燑走进来,看着床上沉默的少年,关切地问。

像针落入海里,他的问句没得到一点回声。燑叹口气,伸手关上了临街的小窗。

暮夏,暮夏。

今年最后一场梅雨叫醒了南湾的人们,仿佛激情冲动后的兜头冷水,火热的躁动一点点褪去,随之而来的是空落落的怅然。

“下雨呢,这么吹风容易着凉的。”燑自顾自地说,同时拍下岄摆拍似的腿,把他朝内搡,

“往里往里,我陪你躺会儿”,然后他看见了岄的耳机,隐在黑亮细碎的鬓发间。

原来如此,燑想,这样才没理我吗?趁明天自由活动日,也该带他去剪头发了。

“听什么呢?”燑大喇喇跨上床,又扯下岄一只耳机放在自己耳边。

任另一个人的气息侵入自己周围,看上去生人勿近气场强烈的岄却没有丝毫不自在,他调整了调整姿势,侧脸看向燑。

小小的耳机里传出鼓点密集的摇滚乐,声音大得吓人,燑一咋舌:“什么呀,这么吵。”

“Jimi Hendirx”,岄这回听见了,认真回答他。

“小小年纪。”,燑颇老成地评价道,没头没脑的一句。

其实他不知道他们这个年纪该听什么歌,抑或大人们都听什么歌、别人都怎么听歌。

“只是不该是这样的”,他想。

不该是这样。

十七岁,世界上其他十七岁的同龄少年,是怎样多彩地生活着的?

以岄对音乐对艺术的敏感天赋,投生在他们任何一人的家庭里,都会有所成就、肆意地发光的吧……而他只能窝在这潮湿阴暗的小房间,因为息会走神被罚不许吃晚饭。

燑和樾一样大,孤儿,“孤”得标准又典型,连具体生日都不清楚,只晓得今年十七。

是潜意识的自我保护功能吗?关于“被抛弃”和“流浪”的那部分回忆他们并没有多少存档,最初的记忆竟也是关于彼此。被同时收留过,也被各自寄养过,早东家晚西家,一张张陌生的床辗转流落过来,又在这家福利院“团聚”。

虽是同年,燑照顾岄却多些,岄也依赖他,安得被照顾,只会在燑摆大哥的谱时给他一个白眼。

幸好还有彼此,他们常常这么想。

仿佛茫茫大海上,孤零零的两个人分享着同一个救生筏,随命运浮沉,浪迎头打来了,能抱住的也只有对方。

这样的羁绊……是兄弟吗?明明没有血缘关系;是友谊吗?不,比那深厚也更简单;是…同伴、战友、一根绳上的蚂蚱?或许吧。

这几年,燑跟岄能感觉到,有些隐秘的东西在暗处悄然滋长,复杂的情感生出藤蔓,眼看要越过危险的界线了,但两人不约而同――既没勇气挑开来面对,也没忍心斩断。

一首《Echoes》循环到第三遍,燑终于忍无可忍,他觉得自己的耳膜快要被刺穿了。

“别听了!总戴耳机还放这么大声,对听力不好的。”

“不好就不好吧,大不了聋了,反正我无所谓”,突然顶了这么一句,岄觉得气氛顿时冷下来了。

自己什么时候也变得恶言恶语、操戈向亲人了?是为着自己的那点小心思,故意做出疏远态度吗?太幼稚了……该不该找补一句“我开玩笑呢”,或是直接说对不起?岄自责又懊悔。

他其实没有多冷漠。

福利院几乎都是十岁以下的小孩子,本来也聊不到一起;寥寥几个同龄人嫌岄喜欢独来独往,讽他是不屑与他们为伍,但没人设想,如果岄真情流露地倾诉 心声,他们会在意吗……也就是燑,也只有一个燑。

半晌,燑兀地出声,打断了岄的纠结:“要不,我唱歌给你听?”

“……啊?你真会吗?”岄偷偷松了口气,随即毫不客气地嗔他。

“切,”燑大概没察觉身边人的心理斗争,伸手扳过他揽向自己,“就你贫。”

岄撇撇嘴没回怼,反倒倾身注目,做出洗耳恭听的架势来。

"one evening when the sun went down

and the jungle fire was burnning

down the track came a hobo hiking"

燑哼起这熟悉的旋律,岄无声地苦笑了一下。儿歌……还是拿我当小孩子呀,他这么想着,心里泛起些难以言说的情绪。

他主动靠向燑,动物幼崽似的埋进燑怀里,手臂环着他。

燑的声音普普通通,带着变声期男孩子特有的一点哑,却多了几分醇厚和沉静,就像是……自带温度,仿佛能把别人皱巴巴一颗心浸得熨帖些。

岄溺于其中,只觉得自己终于可以歇歇了。那些乱如麻的思绪和情愫、如影随形的孤独和关于明天会往哪去的惶然不安…终于、终于能暂时抛到脑后了。

"And he said, boys, I'm not turning

I'm headed for a land that's far away

Beside the crystal fountains"

很适合做个深夜电台主播呢,岄边想边阖上眼。

燑没有睡,他想活动活动压麻的手,为了不吵醒熟睡的岄,只能一寸一寸地挪。

福利院的陈设都相当简陋,床还是不到一米八的少儿尺寸,但没有办法,善款和专项资金一层层剥下来早不知进了谁的口袋,“中心”能勉强维持已属难得了。

幸好成年――几个月之后,就可以离开这里了。这是好事吧?燑问自己。

天气转凉了,和岄这样蜷着偎着也还是冷。

该添衣了。

―――――――――――――

*九月授衣:出自《诗·豳风·七月》:"七月流火,九月授衣" 描述自然规律,意思是天气转凉该加衣服了。

*燑[jiong 三声] 岄[yue 四声]

*作者对摇滚乐一窍不通、毛线都不知道,但歌曲和歌手名都是真实存在的。

突然发现我也能凑个九图了~
包含没在lof发过的【九月授衣】、两个【小剧场】和发在河畔群的黑历史【校园文】――
按顺序分别是:
去年今日壹贰、去年今日的番外(叁)、九月授衣、小剧场壹贰、知乎体、书信体、校园(这个别看了)。
谢谢支持,河畔赛高\^O^/
今天头疼,不更小剧场了...

【书信体】陇头音

陇头音【粤明×某(书信体)】

                                            文:by十七

                                            图:by二布
(发文字好像发不了图?去微博可以看到!此篇灵感来自 @2布 的图作《家书》)

粤明吾爱见信如晤:

上月十八来函及《汉石经集存》具已收悉。谢谢你费心为我寻书。

你好吗?我这里一切都好。

算起来,距我上次归家与你相见已有二月余。这些日子我父母和伯父伯母可还一切安泰?咱们的两只小狗还健康伶俐吗?

如今我去乡千里、伸手莫及,这些我挂记的,只能劳你一人看顾啦。

你总说我跟你不该这样客气。

你说且不论我俩已互表了心迹,本应不分你我,就是平常的竹马之交都没有这样“相敬如宾”的。

可你这样好,我怎能忍住不去赞美你呢?

回想去年冬天,我忐忑着一颗心鼓起勇气向你表白,想的是大概会在今天永远失去你了。

不料你居然笑吟吟地拉我入怀,一脸了然和欣慰地告诉我,这句话,终于等到我先说了。我又惊又喜,沉痛的表情还没来得及换下去,噎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那天夜里我们偷溜出去,沿着街口的河堤走了好久好久,从穿开裆裤时的糗事聊到何时暗生了情愫,从人生理想聊到家国天下,回去时两双手都冻得通红。

好像我心里悬的石头终于咚地一声砸回肺腑,带着点儿疼,虽知前路必然艰难,却也充实安稳了许多。

所以想着 且畅怀谈笑不为明日忧心,把攒了几辈子的情话都倒给你似的说个不停。

那时的冷风和滚烫的心绪、河边月色下的温存、你笑时舒展的眉眼,我都珍重地收好了,直到现在想起还真切如昨,思之牵动柔肠。

那晚我就提出要离家来长沙任教,现在想想是仓促了些,你不会怪我薄情吧?其实并非没将你规划进我的未来,而是原想着表白必定失败,正好一走了之。

你呀你呀,竟让我失了算。

一师这里方方面面都很好。这代青年学生多有慷慨大气、热血未凉之辈,又勤奋好学,很好管教,你且放心。

上次来信中你说打算用家中祖产发展实业,我觉得很好啊。尤其值此国力弱民生窘之时,更需用实业强国强民。

此道必然艰难曲折,不过既然你已慎重考量,我会坚定地支持你。需要我家帮忙的尽管说,随信附支票两张,是我攒了一段时间的工资。

不要寄回来,我的就是你的。

眼下时局动荡,内忧外患未绝,我有时苦于自己力薄位卑,没有力量做更多;有时会有不知明天会往何处去的惶然。

但还好,还好我确信我们做的事是有意义的――或许那意义要在十年百年后才显现。

也还好有你,像给我心上拴了温柔安定的牵绊,带着这线牵绊,便觉此生都有了依托,多混沌迷惘也不惧它。

爱你是我永恒的安慰啊。

比如我日日想念你,像古时的女子想念情郎一样只能寄情于笔墨,我的相思却不似她们的苦涩,而是掺着雀跃混着欢喜的。

离愁别绪难免,但我不恨寸心难寄,光是想象你拆开这封信,想你会在看到哪里笑、哪里撇嘴,就够我开心好几天了。

对了――咱们的事,千万沉住气,别让两家长辈知道。他们虽较旁人开明些,接受起来总有难度,等我回去慢慢如实相告,到时候就算不成也莫急,我们另行商议。

如果顺利,我还想"得寸进尺"提个亲呢。

我设想过,如果那时能过上安稳日子,我们便效沈梅逸和芸娘,在家栽花种竹也好、出外诗酒游乐也好,你卖字画我教书,过潇洒快意的生活。

笺短情长难以一一,夜已深,就此搁笔罢。 我已定好下月返家,赶在你生辰之前。照顾好自己,等我。

到时我们夜深秉烛安枕席,再执手共说今日相思。         

                                             乙卯年三月十五

                                                          名心具

――――――――――――――――――

*题自成语"陇头音信"――高明《琵琶记 伯喈行路》:"叹路途千里,日日思亲。青梅如豆,难寄陇头音信。"

* "夜深......相思"句自薛涛《牡丹》:"只欲栏边安枕席,夜深闲共说相思。"

*名心具:旧时小情侣写信不愿人知不署下款,常作"名心具"或"名心肃",收信人见笔迹即知是谁,心照不宣,有"知名不具"的意味。

#那些年我硬拗过的同款#
(没有铜矿的日子里广场80%都是同款图😂)

知乎体:看自己的同人文是怎样一种体验?

看自己的同人文是怎样一种体验?

【某匿名答主×某核弹】        by17

匿名答主

谢我家核弹邀。

咳,这个问题我在时间线上看到很多次了(也谢谢大家的邀请),其实挺有感触和共鸣的。之所以没来答是因为――忙,太忙了,工作排得最满的时候都没时间睡觉。

先说下背景吧,我和他都是公众人物,演艺圈的,年龄在四十岁以上。我们认识有十多年了(这行少有不认识我家那位的,哈哈),交往只有半年,是去年合作拍一档综艺节目熟络起来的。

那档节目非常受欢迎,也带火了很多cp组合――很神奇,里面几乎任何两个嘉宾都可以组成一对cp,当然包括我和他,虽然不是最火的(怨念...)但也有被关注。

切入正题哈,在一起之后我才了解到有“cp”这种东西,就去搜了一下,然后就在wb的超级话题看到了我们的同人文……

怎么说呢,体验就是,看的时候我的心情从“我天ta怎么知道!”、“妈呀好尴尬...”和“嘿嘿这里不是这样的~”之间无缝转换。

――――――分割线是这样的吗――――――

我知道我们的粉丝年纪都不大,有的还在上学,都是来自五湖四海各行各业的厉害的孩子们。我们感谢大家的支持,也很以他/她们为荣。确实演员、艺人这个行业会复杂化很多东西,但不管别人怎样 ,我想要跟我的粉丝之间是良性的互动。

考虑到工作性质和社会大环境,也因为我们有自信说自己不靠卖八卦、作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来赚钱,所以大概永远不会公开。

希望大家多关注我们各自的作品,给我们留一点私生活的空间,也希望关注我们的孩子们都好好地经营自己的生活。

我能和大家分享的就是这些,以上。

(匿了,猜到我是谁的不要说哦,低调~)

―――――――还是分割线―――――――

好困啊,刚结束拍摄又要赶往下一个录制地点。不过……是参加他的节目,想到马上能见到他就开心呀。

哈哈哈哈,写同人文的孩子们要有新素材了。

                                       修改于 2018-03-29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去年今日的番外一

去年今日的番外们【菏×樾】

                               by17(微博@十七岁潘可爱)

#说是番外其实只沿袭了部分背景和设定,还是半现实向,文风不一定是“清淡”的了。番外嘛,就是要换换口味~

#序号接正文标叁,可能会有番外456,看缘分吧~(番外写得比正文长,还有谁...)

·叁·番外Ⅰ·

『有奖励 @阿西戴草帽  的一段“车”』

樾视角:

“欢迎各位在……”

还是第一次从这个角度听他讲这句开场白,在无人注意的台侧,黑暗背光处,离我们的家几千里远的城市。

年关将至,菏参与的一档节目需要赴外地集中录制三天。而我手头的工作差不多都结束了,不想独守空房,便磨得劳模大人同意了我“蹭他的公差”。

我们都认同不能让感情影响到工作,平日并没有为对方调整过档期――毕竟是成年人了,这点职业精神还是要有的。

所以在这趟“旅程”中,我终于能给我的职业精神放个假,偶尔也支走一下他的。

转眼间,预录的最后一期节目已进程过半,台上的菏正在带领嘉宾玩一个考验默契的游戏。尽管已经两天没怎么睡觉了,他依旧思路敏捷、容光焕发。

我的目光在他的手腕、脚踝、肩和腰之间来回逡巡,一边洋洋得意于自己挑人的眼光,一边想着回去给他炖什么好吃的祛祛乏。

时而他的眼神会似是不经意地扫到我这边的台侧,旁人不会知道,那眼神是给我的密语。

节目进行到了最后一个环节,我掐准了时间,趁没人悄悄离开演播厅,回到停车场等菏。

菏视角:

啊,好累……

我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向地下停车场,站了一天,两条腿像灌了铅。

“好在一年只有这么一回,否则真是吃不消”

小小地腹诽了一下最近的工作密度,一想到等着接我回家的那个人,心情又不由分说地明媚起来。

刚刚录制结束回到化妆间,几乎是同时,就收到了樾惯例的通报短信――“停车场🐼👌”

哈,真是可爱又浮夸。

我们组里上上下下从导演到清洁阿姨谁不认识他?谁不知道他是和我一起来的?每次都搞得像地下党接头一样……不过我可不想点破,我要陪樾演好这幕"谍战"大戏。

就是苦了我的妆发老师,八卦火烧得旺却不敢问的表情憋了一脸,便秘似的。

趁着我回短信,她小心翼翼开了个头:“内啥,樾老师……”

我回以认真的注视。

她反倒支支吾吾不说下去了:“……他…你……呃……”

欸我平常有很凶吗?怎么大家八个卦都这么提心吊胆的。

“我们是一起的没错啊,现在他在停车场呢,你想见见他吗?”没有回避,我干干脆脆地替她说完,继续微笑注视。

只见她脸色顿时舒畅了,一双眼唰一下亮得像2000w探照灯:“不用了不用了,嘿嘿嘿。”

哎,不知道这姑娘待会儿在朋友圈里会怎么编排我。

拜托写得帅气一点。

樾:

走近了。

菏从远处走来,一步步离我越来越近了。

连日的劳碌让他脸上挂了些许憔悴,但目光仍是明亮的,带着几分笑意;背也是挺拔的――像道旁的白杨――我突然想起小时候常用的这句比喻。

是赶着去拍画报嘛,这位先生?

没等我感慨完,他旋风般打开门钻进了车里,一屁股坐下就有气无力地对我说:“别急开呢亲爱的,让我歇会儿,快散架了。”

他勉力维持着的亢奋面具终于颤巍巍地滑下来了。车上车下、家里家外、荧幕前后,区别大概是在不在彼此面前吧。在我这,菏不是那个亲切全能的菏老师,而是可以放松地、全身心地做他自己,菏于我亦是这样的存在。

不是什么千人千面,而是最真实的自己只给特殊的人看。

我压低声音,拿出备好的保温杯,用安抚的语气唤他:“先别睡,这儿有冰糖梨水你喝点润润――喉糖要吗?”

“都要,没你可怎么办呀!”菏糯糯地应我,“好喝~哎,明明是一起学的厨艺,你怎么偷偷进步这么多?我这胃都被你养刁了,这可不行……记得范仲淹的故事吗?”

“断齑画粥吗?”我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不,不一样”我心里想这能一样吗?嘴上顺着说下去,

“首先我不想做你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金主,我不会离开,我们会给对方做一辈子的饭,这个你放心……其次,你自己说说没有我的时候过的是什么日子?人家范仲淹好歹还有粥和咸菜呢,你不去黄老师家蹭饭的时候能叫顿外卖就不错了!”

“……所以我想算上前面那些年的份儿,加倍对你好啊……你不也是吗?”

“跟我分那么清?还和范仲淹比呢!别得便宜卖乖了!”

我一边整理车上杂物一边絮叨,还以为菏早梦会周公了呢,还真没指望他老人家听完我这番调笑。

不料一回头对上了菏幽深的眸子,在暗处他眼光动了动,神色复杂地盯着我。

菏:

樾似乎没想到我在看他,愣了片刻,说:“宝贝儿你别吓我啊,大白天犯癔症?”

这个傻瓜。

我双手揪住他衬衣领口,深深地吻了下去。

樾:

梨子的清甜、喉糖的辛和回甘。

温柔噬咬的嘴唇。

拽着我领口的一双手,熟悉的、干净修长的那双手 ,此刻没怎么用力却在微微颤抖。

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我大脑当机、理智卡了壳,本能的回应,竟有些慌乱。

谁说只有经验丰富才能评判吻技好坏?

这样令人全身心沉迷的缠绵,唯有以浓烈的爱做前提。

菏:

他会觉得我笨拙吗?我来不及细想,也没给他思考的时间。

五感并用地投入这个吻,我只觉重担已卸,双脚也重回大地,是久违的安全感。

樾:

我莫名感到一阵踏实与安定。

菏:

感激、庆幸,眼前人是我的爱人。

――――――――――――――――――

*上路五分钟,铺垫两小时(滴~滴~

*半现实向,尺度略大,禁上升正主⚠⚠⚠

*范仲淹断齑画粥:范仲淹家贫,就学于南都书舍,日煮粥一釜,经夜遂凝,以刀画为四块,早晚取其二,断齑(ji 一声)数茎啖之。留守有子同学,归告其父,馈以佳肴。范仲淹置之,既而悉败矣,留守自讶曰:“大人闻汝清苦,遗以食物,何为不食?”范仲淹曰:“非不感厚意,盖食粥安已久,今遽亨盛馔,后日岂能复啖此粥乎!”

去年今日【菏×樾】by17(微博@十七岁潘可爱)

🐰前排高调表白我的两位本命,hls pls一生推
🐰会有一个配套的番外小甜饼发在#河畔#超话
🐰因为要发到广场,所以用了较隐晦的代称,后续我的文应该都会用不同的代称
🐰很少写文(因为渣-_-)不合口味的话请见谅(冷圈人抱团取暖为爱发电,我都写了,各位大大还等什么呢~)

·壹

他曾经不止一次地设想过今天,设想过这一刻。

但此时的平静倒是不曾排演过的。

空气很安静,他恍惚听到挂钟秒针的嘀嗒声和窗外不知名鸟儿争相亮着细嫩的嗓子……但这沉默不是尴尬的,气氛刚刚好,像某种凝固的物质把他俩裹在一起。

好奇怪,没有想象中的心跳咚咚如擂鼓,阿樾盯着对面的人,目光是悄然的热烈,可那人却看痴了似的,不错眼珠地望着窗外。

被表白了还发呆……有点可爱呢。

“你觉得呢?”樾没有提高音量,轻轻柔柔又问了一遍,“正式交往,搬来和我一起住?”

“啊?好呀!”没有丝毫犹疑地,收回目光的菏一口应下来了,反应之迅速像被点到名的小学生。

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刚开始只是偶有交集的同行,做了邻居之后又发展为书友和酒友,慢慢成为喝醉了在对方家夜宿也很自然的关系。

是这不寻常的取向附带着小小的雷达,还是因着他与他之间特殊的磁场?

每每喝大了扯皮或是推心置腹之后的一个眼神,早就让"秘密"变成了从未宣之于口的告白,不知何时,那层窗户纸已然薄如蝉翼、扒着窗棂摇摇欲坠了。

两人的秘而不宣并非出于胆怯或不信任,更像是……在玩一个默契的游戏――甜蜜的、沉甸甸的、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

纵然是这样,也进展得太顺利了吧?樾暗自咋舌:这孩子,哦不,这哥哥也太好追了……

回过神来再去瞟一眼刚刚淡定接受了表白和同居邀请的某人,发现"某人"正歪在向阳的藤椅上,怀里搂一只软蓬蓬的抱枕,仍和他一桌之隔,眯着眼享受日光……嘴角,还噙着一丝意味不明的笑。

这一秒,樾突然无比庆幸自己结束了和阿菏的暧昧――是“game over”也是“happy ending”,有了菏的加入,樾名为《人生》的游戏有了新的意义,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同他一道探索新的关卡。

“喂,”一个声音拉回了樾的思绪,是让他倾心沉迷的那个声线……叫他的名字时格外好听。

原来菏没有睡着。

“你听啊,樾,小鸟儿唱得多好听。”

“嗯,是啊。”

正是三月好春光。

              
我    就     是     一     条     小     分    割     线

 

·贰

说起来他从未规划过什么,关于今天,关于这一刻。

然而时间的步伐真的走到这里了,身边的一切却令他熟稔地好似梦里见过。

灶上坐着一只小砂锅,蓝色火苗安静地托着锅底。料理台边的菏在衬衫外系一条净色围裙,端的是有模有样的架势。

欢快的咕嘟咕嘟声响起来了,菏仿佛得到了什么提示,忙取过一块豆腐,冲洗、切块、下锅一气呵成。

流程竟默然有序。

只片刻,鲫鱼汤清郁的香气就逸了满室,菏满意地吸了一腔,都没舍得开抽油烟机。

他爱这烟火气。

一年前,两个家务方面的初学者互相帮扶才好歹混了个及格,堪堪能经营起向往的“家庭生活”。

遥想若干年前各自还是独身时,菏都未必能找到自家的锅……彼时怎知“洗手作羹汤”的日常能有缱绻柔情如此。

菏只庆幸自己找对了人。

说来有趣,旁观者都说菏为人圆滑实际,其实他骨子里是个浪漫主义者,与人交往信奉“soul mate”那一套。

而樾就是世上万千拼图中最契合他的那一块。

这样轻易就寻来又主动送上门的灵魂伴侣,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正在他暗自得意时,桌上的手机亮了,闪动的图标是被菏评价为“又奶又呆”的某人自拍。

y“我回来啦,刚下飞机!”

h“好,快回家来,给你煲了汤。”

y“不行啊,我回去肯定是晚些了。”

h“?”

y“在路上看到了一特帅的小帅哥,我要跟他拍照!”

h“???”

停顿了几秒,那端传来一张照片。

菏看见他的樾站在一张巨幅海报前,比着又奶又呆的剪刀手……

而那海报上的“小帅哥”正是给某品牌做代言、笑得傻乎乎的菏本人。

h:…………

y:怎么,不帅吗?我可喜欢他了。

y:好啦好啦不逗你了!马上到家,定位给你。

      一周年快乐。

      乖,等我。

菏捧着手机,看着地图上的小红点越来越近,心内忽而荡起一阵温柔……

“一周年快乐”

春光如旧,爱的人在路上。

群里搬来的我的总结~~~

👉b站散落的河畔剪辑的整理
①我们潘嫂的古风剧情向〔君生吾未生〕
http://t.cn/REzwud4
②我们五叔的超甜〔惜命命〕
http://t.cn/RRKjglM
③〔小甜饼〕
http://t.cn/RE7DYsD
④〔secret answer 〕
http://t.cn/REzwudL
⑤〔白天不懂夜的黑〕
http://t.cn/REzWX6X
⑥〔何撒潘三角〕
http://t.cn/REzlBoi
😳据我所知这就是全部了,感谢各位产粮的大佬,期待下次河畔铜矿带来的新素材